天天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天天中文网 > 张辽新传 > 第718章 终章!

第718章 终章!

不想错过《天天中文网》更新?安装天天中文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第二回合!天啊!文远的反应真是……”荀攸看着北疆议员提出的有关军队的总体规划苦笑着对荀彧说道。
  
  荀彧手中也有一份同样内容的报告,有了印刷术,这种千篇一律的文案倒是省了不少事。
  
  荀彧的表情却没有荀攸那般苦恼,他微笑着说道:“谁都能从这份规划的内容中判断出是文远的手笔,但是就我个人而言,这份规划十分精彩。能从根本上断绝军队这个公器为私人所用的弊端,这就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  
  “文若,文远难道就没有私心?”荀攸乜着眼反问道。
  
  “怎么可能?”荀彧笑道:“文远自己常说的就是人的**无法遏制。连他自己都承认,他无法克制自己的**,那么他制定的计划,又怎么可能没有他自己的私心在内?”
  
  “那你还如此夸赞?”荀攸一时无法理解荀彧的心思。
  
  荀彧微笑道:“个人的**可大可小,反映到具体事务上也有利有弊。然而彧虽然看到文远有加深其在军中的威望和影响力的一面,更能够看到文远主动用严苛的军纪、军规、军法限制了军队私用的可能性。只要大节不失,小节又何必计较!”
  
  “呼!你看的倒是深远,可是我却只看到议会在批准了内阁文官制度并任命了官员之后,文远立刻针锋相对的拿出了针对军队的提案。这种‘默契’,如何不让人遐想?”荀攸说。
  
  “这份提案针对的是谁?至少我没看出来有具体的针对对象,反而能从这份提案的内容中看出,全都是针对有意将军队私有化,有意推翻目前局面的野心家的规则。所以,无论士族、庶族,高门、寒门,谁要颠覆目前的局面,谁就是文远的敌人。”荀彧眼中充满着笑意。
  
  “唉!这个文远啊……”荀攸微微摇头,对荀彧的话无法反驳。
  
  ……
  
  “哈哈哈!文远算计果然精明。这份提案让我军原本严苛的军纪变得严谨起来,文远这可是在每一个可能的漏洞上都做了防备。”曹操在家中笑着对身旁的三个儿子以及曹纯、曹休说道。
  
  “父亲,如此一来,咱们曹家若干年后岂非会失去对军队的影响力?”曹丕问道。
  
  曹操看着自己次子,嘴角微微一翘,心情轻松的说道:“曹家在军中早已扎根,岂会如此轻易便被别人消除影响?若真发生这种事,那也是曹家后人不孝,合该曹家倒霉!不过子桓你也是在军中历练过的,而且还是跟着文远,难道你就没看出什么蹊跷?”
  
  曹丕闻言身子一挺,笑着回答道:“回禀父亲,孩儿知道姑丈在军中制定的《士兵、军官晋升制度》中有严格规定,士兵晋升士官和军官晋级之前,都要经过军中教导营及各军枢密司的培训、历练。而《兵役法》则规定新兵必须经过训练营训练,军官则必须有武学出师的资格方能从军。而《训练操典》则是对士兵和军官做出了不同的要求,为军队提供了合格的士兵、军官。不过这一切却无一不是在暗中对士兵、军官施加影响,在将士们依照本能的感情做出选择时,控制了武学、训练营和教导营的人便能得到将士们的拥护。这也是为何如今军中除了父亲之外,元让叔叔和姑丈威望最高的缘故。当年在濮阳城外的兖州训练大营出身的士兵,如今在军中最小也是队率,最高甚至做到了校尉。这就是影响力!”
  
  “不错!这就是影响力。世家想以文官制衡与为父以及文远,文远便抛出这份提案,让他们无法顺利控制军队。等到他们真正渗入军中,我们在内阁中难道便会毫无寸进吗?”曹操说道。
  
  “父亲,但是姑丈此时却明显有抽身退让的感觉。”曹昂皱着眉头说道。
  
  “子修,你是说文远吗?不会吧?这家伙会退让吗?”曹纯一脸不可思议。
  
  “难说!”曹操此时绷起脸道:“文远之前就劝说北疆各家族不要介入中枢,只是在有人意图分化北疆时才推翻前议。而且据家族细作回报,张家私兵除了精练骑术之外,还苦练滑雪。张家除了有运载步兵的马车,还有各种尺寸的雪橇车。若说文远无心中土,一心北上,操绝不怀疑!”
  
  曹操说完,在曹纯等人惊讶的眼神中又抛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。
  
  “知道吗,奉孝向操递上了辞呈。”
  
  曹纯等人此时的心中已经被这个消息震的有点傻了。郭嘉是什么人?那可是被曹操誉为“操之奇佐”的人,也是被世人认可的范蠡、陈平之辈。在军谋上,也是军中公认的功绩第一的谋士。这可是曹操的心腹,绝对的核心决策层成员,甚至在郭嘉的至交好友张辽与曹操发生矛盾时,曹操对郭嘉都没有丝毫猜忌。如今郭嘉却要辞官离去,这怎能不让深知郭嘉所能的曹纯等人心中震惊。
  
  “文远的目标比操深远啊!”曹操此时面露愧疚之色道:“如今操方才确认,文远的目标竟然是北方苦寒之地。用不断的扩张土地来缓解不断增长的人口压力,这就是文远对黄巾之乱以及曾经的绿林、赤眉之乱的反思。”
  
  “还有广阔的南洋诸岛,气候宜人,物产丰富。”曹纯接口道。
  
  “父亲,姑丈有此雄心,我等当支持才是。军械、粮草乃至兵员补给,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帮忙的。”曹昂说道。
  
  曹操点点头,默认了曹昂的话。而曹丕、曹植、曹纯、曹休也默然不语,陷入深思。
  
  ……
  
  张辽的苦心得到了曹操的认同,在经过议会的斗争,内阁、军方几番调整,曹操手中的军队,士族背后的势力,再加上一个以张辽、孙权为首的淮河、秦岭以南和北疆的士族、世家的松散联盟,这三者之间形成了一个另类的三足鼎立之势。
  
  而且这三方还偏偏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势力错综纠结,谁都不敢轻易大动干戈,以免引起天下大乱。
  
  于是,各方都在稳固本方势力的同时,抓紧对对方的渗透、分化、拉拢,同时也免不了在正面进行削权、制衡的手段。
  
  从表面上看,损失最大的应该是曹操,议会沿用着曹军早就实施的“军政分开”原则,不但让军方无法干涉地方政务,还以枢密院将一群高级将领收拢起来,各地野战兵团以旅为单位,以校尉为主官,各自分开驻扎。四征、四镇将军中,也只有征北将军张辽、征南将军曹仁、征西将军夏侯渊因为各有异族作乱,还保留着指挥权之外,征东将军夏侯惇却早已经被收回兵权,回到雒阳管理一群暂归枢密院管辖的将军们。海军方面则一分为二,甘宁、陆逊各自负责一支舰队,轮流在南洋、东洋巡弋。同时南洋舰队还时不时的护送着越来越多的商船队向西,在印度大陆、阿拉伯半岛和东非大陆登陆,甚至有舰队护送着船队进入红海。他们在苏伊士登陆,与埃及人贸易,在西奈半岛登陆,与希腊人、罗马人贸易,倒是让海军上下的囊中变得十分丰厚,也引得陆军眼馋,海陆两军的矛盾愈加明晰。如此一来,以曹军将领为主的军方高层实力大损,尤其是驻扎在青州、徐州、扬州、豫州这几处的野战兵团全部被打散,看似失去了主心骨。
  
  但是,曹操早就从张辽的举止中看出了军中士官以及伍长、什长、队率这些军官对军队的实际控制力。控制着大批武学和军中教导营的曹操与张辽一样,依旧把持着大部分军队的实际控制权。
  
  这就是有经验的军人与士人的差距,即便是士族中有人明白这一点,并且也是军方人士,但是想要触动武学和教导营的举动却遭到了曹操、张辽的强烈反击,只能无疾而终。
  
  合格的、忠诚的、数量足够的士官、军官对于军队的重要性不言而谕,只不过张某人是因为后世的蒋校长而重视,曹某人则是自己心思敏锐。但既然军队内部确定了军中晋升的资格中免不了要过武学和教导营、枢密司、枢密院这一关,作为既得利益者的曹某人和张某人自然没兴趣打破这个规则,更不会任人插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